“这就是天赋锁第一层解封么?”

    当身受重伤,功力十仅存一,在黄尚的视野中,天地变了。brshuwu.com

    武道修炼,本是日积月累,循序渐进的提升,再加上某些机缘巧合的顿悟,才能成就强者。

    黄裳靠了三次科举,石之轩收集三大奇书,都是这么过来的。

    但当他开启无名一直禁锢着自己的枷锁时,黄尚才明白,什么叫妖孽。

    不讲道理的妖孽。

    大剑师的莫名剑诀已经够强,原剧情里无名在压制着自己,毫无战意斗志的情况下,以其为基础,结合生平大起大落,都自创了一套同名的莫名剑法,后传于两个徒弟剑晨和步惊云。

    剑晨那个丢人现眼的货色就不说了,步惊云一招悲痛莫名走天下,将之发扬光大,堪称代表绝学。

    这其中确实有大剑师传承的功劳在,可现在,黄尚发现他根本就不需要大剑师的推演,整个天地的动向,就在眼前清晰的展开。

    不是那种色彩鲜明,蚂蚁放大的低层次,而是一种全知全能的感觉。

    不仅将所有细节统统捕捉,更能通过这些细节,去推测接下来的发展。

    比如那被圣灵剑气犁过的地面,下一刻会有多少粒尘土飞溅,那埋在下方的蚁虫尸体,有没有重见天日的机会……

    比如天地元气最为深层次的结构。

    后者是最关键的。

    在此时的黄尚眼中,天地元气不再是简单的一团,而是从活泼到沉寂,分为了泾渭分明的三层。

    其中最为活泼的,是此世武者正常接触到的元气;

    第二层较为活跃的,则萦绕于山川土石,花草竹木之间;

    第三层最为沉寂的,则聚于星河云海之中,是凡人难以引动的存在;

    这种分辨倒还在其次,黄尚突然发现,第二层和第三层的天地元气,酷似中武世界和低武世界的元气。

    它们不是无法活泼,而是被高武的元气所压制,效率起见,才加以退让。

    毕竟人的精力是有限的,既然有最浓郁最活泼的元气去吸收,又何必去吸收次一级的力量呢?

    久而久之,这些元气就沉寂下去。

    但并不代表这些元气不存在,不具备威力。

    恰恰相反,它们就如大宋世界的文气那样,日积月累,量极为可观。

    如果能吸纳它们,那又是垄断般的优势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这才是低星级宗师,到了高星级突飞猛进的真正原因。”

    黄尚这一回,终于算是彻底明白了这其中的关键。

    并非积累,而是一种取短补长。

    就好比这一刻,剑圣独霸第一层元气,将之转为了弥天极地的剑气,笼罩剑峰。

    慕应雄完全得不到外界力量的支持,他手持英雄剑,唯有依仗莫名剑诀,才能跟剑圣勉强交锋,在元气层面的运用上,简直被爆成了渣渣。

    但下一刻,黄尚英雄剑平举,剑身呈现一条笔直的线,吸纳第二第三层的天地元气蜂拥而至。

    顿时间,剑身之上隐现星河云海,风云雷电,剑身之下突出山川土石,花草竹木。

    这不仅是黄裳和石之轩经历的加成,更是无名天赋锁开启后的恐怖效果。

    他的体内,仿佛对于外界有种最纯粹的亲和,轻而易举之间,就化身为了天地元气的宠儿。

    所以损失的九成功力,又有什么要紧呢,外界的大天地,正将力量源源不断地灌输进来。

    一剑斩出。

    呲啦!

    一块无形的幕布直接被撕开,剑圣第一次身躯威震,双目转来,犹如一对两百瓦的大灯泡,直接盖过无双剑的光辉,然后大笑:“就是这样!就是这样!”

    剑圣并不知道具体原因,只以为是他给予对方的滔天压力,让这黑衣小子不能藏拙。

    所以他的剑气被破,不惊反喜,双臂展开,戮天弥地的气息继续展开,重新压制。

    他今年四十二岁,正到达一位剑客最风华正茂的年龄,功力也趋至炉火纯青的境界。

    毫不夸张地讲,剑圣如果不是没有完全领悟武道之意,距离那巅峰之上的至强,还有一线之隔,那这一战根本不要打,照面之间就结束了。

    而现在剑圣在无敌了十数年后,终于等来了可堪一战的对手,浑身上下的血液都沸腾起来,剑招威力越来越强。

    反观黄尚,脸色苍白,唇角溢血,那重伤的模样仿佛随时就会倒下,但英雄剑舞得虎虎生风,与剑圣斗得你来我往,激烈绝伦,开始将原本庞大的差距,不讲道理地奋起直追。

    这场大战,直到此时,才真正开启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剑峰之上。

    五个轮回者,立于一朵云彩上,看到顶端的激战,深感无语。

    “我们什么都没有做啊,无名为什么就开挂,这不科学!”

    一位很二次元的女生,把手中警报到发烫的功力测量器一甩,向后一倒,躺在云朵上,宝宝粮仓弹了弹。

    她长着一双大眼睛,小巧玲珑的鼻子,小巧玲珑的嘴,臃肿的宝宝粮仓,极富线条感的腰,比例适中的双腿,集可爱与性感于一体,基本是那种人见人爱的纸片人老婆。

    但现在纸片人老婆自闭了,任谁刚刚进来,什么都没干呢,就遇上个开挂的,都要怀疑人生。

    “我们进来的时机,太不巧了,正是剑峰英雄剑出的这一段,刚刚英雄剑主动落入他们手中,这明显是针对轮回者做出的改变。”

    “原剧情里,无名为了救慕应雄,直接被剑圣废了丹田,功力尽失,反倒没有了威胁,但现在有了英雄剑,剑圣仅仅是重创无名,没有办法将其直接废功,才打到了这个局面!”

    旁边一位面容普通,有学者气质的男子叹了口气,总结地道:“轮回者的到来,就是巨大的改变,都是我们的错啊!”

    说着这番话时,他的双手正将十几块石头依次抛飞,形成一个杂技般的圆圈。

    而那些石头其实在不断缩小,如同被“饕餮”吞噬的卡片一样,转化为星星点点的光华,吸收进体内。

    “等等,有办法了,剑圣既然没办法废了无名,那我们干脆把他的血量刷上去,让无名恢复到十成功力,不就完事了?”

    纸片人老婆突然弹了起来,手掌一挥,三道光芒耀起,三头奶牛出现。

    这不是那种真正的奶牛,而是动漫里的奶牛。

    也不是动漫里的那种奶牛,是很正经的奶牛。

    啧,引申意义太多的词,果然麻烦。

    不像开花,一目了然,大家都知道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反正纸片人老婆一指下方,喊着三个宠物的名字:“奶最多,奶最大,奶最快,给我把那个穿着丧服的家伙,血量刷起来!”

    三头萌萌哒的奶牛直立,后蹄斜斜往后点地,很优雅地躬了躬身,口吐人言:“是,小雅主人!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她们的两只前蹄闪耀起圣光,动作整齐划一,向上一抬。

    唰!唰!唰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话说剑峰之上,眼见弟弟雄起,慕应雄也是越战越勇,莫名剑诀开始专门攻克圣灵剑法的薄弱之处。

    剑圣本以为他自创的剑招完美无瑕,可在两柄英雄剑的合击下,却是变得破绽连连。

    慕应雄的莫名剑诀推陈出新,天马行空,黄尚的剑势无限可能,每每都于不可思议之间,破开缝隙,免受伤害。

    明明眼见着再给对方一下,这黑衣小子肯定要重创倒下了,偏偏就是没办法达成,剑圣的眼神亦是愈发凌厉起来,亮度逐渐上升。

    两百瓦!两百五十瓦!三百瓦!三百五十万!四百瓦!

    剑四!剑五!剑六!剑七!剑八!剑九!剑十!

    四象!五行!六合!七星!八卦!九宫!十方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剑圣的眼睛亮到完全无法直视,慕应雄却觉得自己看到了曙光。

    因为剑十对应十方,这该是极限了。

    他倒要看看,剑十一能对应什么!

    他很快看到了。

    剑圣继续出剑。

    剑十一!

    起手依旧是十方,但里面多了一变。

    十方一变!

    慕应雄惊了,黄尚都惊了。

    这也行么?

    真的行。

    因为别看就是把剑十和剑一加

章节目录

诸天谍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慕少的神秘狂妻只为原作者兴霸天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兴霸天并收藏诸天谍影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