长安城。clshuwu.com

    晋王府。

    李世民坐在床边,看着密谈传来的紧急密报,七成相似的脸上露出瞬间的不可置信,然后再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。

    看完后还是不信,他又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直到一条如白玉般的修长手臂,从他身后探出来,略带慵懒的声音响起,说不出的好听,更是挠得人心痒痒的:“晋王殿下,怎么了?”

    李世民吐出一口气,站起身来:“晋阳书院昭告四方,为了天下苍生,将平息战乱,结束乱世征伐。”

    他来到窗边,看着夜空满天星辰中最亮的那一颗:“院长要争帝位了!”

    这六个字,他几乎是一字一顿,仿佛有千钧之重。

    女子早已知道,但仍旧抬起香肩,装出十分诧异之色:“怎会如此?”

    李世民茫然摇头:“我不知道,院长如果要争帝位,其实早有机会,不用等到现在,可偏偏他就这么做了……”

    女子正好找到机会,突然问道:“殿下也在晋阳书院求过学?拜了裴矩为老师?”

    说罢,她双目熠熠,一眨不眨地观察着李世民。

    李世民苦笑摇头:“我和大哥三弟都进过书院学习,大哥和我都顺利毕业了,三弟留级了,回来给父王揍得三天下不了地,我如果能拜院长为师,就不会是现在这个地位了,我进书院时,授课都是由大师姐和二师兄负责,只在开学典礼和毕业典礼上,见过院长两面,他的风姿至今难忘。”

    女子问道:“那你二师兄,到底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李世民道:“二师兄就是二师兄,我们一直都那么称呼,间或叫他君剑,久而久之都习惯了。”

    君剑。

    这两个字,就是眼中钉肉中刺。

    女子不敢想象,自己好不容易把注押在李世民身上,捧他上位,结果李世民啪的一下半跪在邪王身前,唤出一声老师时的场面。

    那不如死了算了。

    可李世民虽然年纪轻轻,但胸中有沟壑,腹里有乾坤,女子一时间也看不出真假,唯有问道:“那现在的局势,又当如何?”

    李世民继续苦笑:“如何?我李秦占据长安,各方势力要群起攻之,院长放言争霸,各方势力却是一片噤声,无人敢正面回应,你觉得如何?”

    看着李世民一副“你要争天下你早说,咱们好洗洗睡”的模样,女子眼中流露出一股歇斯底里的怨毒狂怒。

    但这个神色一闪而逝,转而露出关切和鼓励:“群雄逐鹿,帝王宝座,没人愿意退让的,你不用如此担心!”

    李世民闻言终于由苦笑变为温柔,抚摸着她细嫩的脸颊:“你不是这个世界的人,终究不明白院长的地位,他是世家弟子,有深厚背景,他是大宗师,有绝世神功,他是白道之首,有无双威望,他是书院院长,有无数弟子,他的优势,我能细说一天……”

    李世民说不下去了,女子也听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她手捏了捏丝被:“那裴矩的这些优势,能否让李密、王世充、窦建德退避,直接放弃争霸天下?”

    李世民摇头:“自然不行,可就算他们不退,也绝对争不过院长,包括我们陇西李氏。”

    女子又问:“那宋阀的天刀宋缺呢?”

    李世民思索了一下:“我对现在的宋阀并不是十分了解,但宋阀主在弱冠之龄,就能以弱击强,重创北周宇文邕,间接导致大隋的诞生,他的用兵之能是我不能及的,可惜宋阀偏居岭南,即便是积蓄再久的势力,也与四通八达的晋阳难以相比,两者的地理位置差得太远了。”

    女子其实知道这点,她关心的却是:“宋缺入过晋阳书院吗?”

    李世民摇头:“没有,倒是宋阀主之子宋师道入过,他是我的学长,我们的交情不错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露出怀念之色:“那时候的生活,简单而纯粹,多好啊!”

    女子又听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你特么能不能不要叫他院长,拿出点玄武门之变的霸气和狠毒?

    不过她心中也很清楚,人的心态,都是随着自身处境变化的。

    历史上李世民发动玄武门之变,杀兄弑弟,赶尽杀绝,是到了那个不进则退的地步,甚至带着一种不成功便成仁的决意。

    但现在的李世民李建成李元吉别说兄弟阋墙了,三个人恨不得抱团,先把外面那些敌人灭去再说。

    有鉴于此,女子唯有亮出一张底牌:“那你知道,裴矩和石之轩其实是一个人么?”

    “石之轩?”

    李世民仔细想了想,才记起来这人是魔门之主,露出钦佩之色:“怪不得近些年魔门风平浪静,原来是院长所为。”

    女子彻底受不了了。

    不该是这样!

    不该是这样的啊!

    你应该神情怔仲,天地一静,然后不可置信,倒吸凉气,接着脸色剧变,浑身颤抖,最后义正言辞,怒声喝骂。

    但实际上,对于非佛门人士来说,久不在江湖上的石之轩,其实已经是一个十分遥远的名字,更加谈不上什么惊讶仇恨。

    毕竟邪王这些年间,根本没有跟各方势力产生交集。

    也就杀轮回者了。

    特么的……

    事到如今,女子只能祭出最后的杀手锏:“世民,你是天可汗,你是草原各族的王,你的国家是汉胡各族合一的大天朝,万国来拜,你将成为天下最厉害的人,你难道要放弃么?”

    天可汗!

    听到这个名字,李世民的眼中也不禁浮现出灿烂的光辉。

    但片刻后,这点光辉又黯淡下去。

    李世民笑了笑:“是的,可自从你们进来后,一切都变了。”

    “该死的,这个狗逼竟然在恨我?”

    虽然在笑,但女子察人观物何等敏锐,立刻发现李世民心中是在怨恨的。

    李世民没有怨恨裴矩,在怨恨轮回者。

    自然也就包括了早早将身份和盘托出,取得信任的她。

    这其实很正常。

    站在李世民的角度,如果没有妖星的出现,他就是未来的天子。

    可现在天下却变成了这样。

    他不恨妖星,谁恨妖星?

    女子原本是用历史,激发李世民的斗志和决心,却万万没想到,会弄成这副局面。

    想到刚刚李世民的感叹,她的心中都涌起荒谬。

    石之轩,你那么牛逼,能争天下,那你早争啊!

    南北朝的时候就把天下定了,取隋朝代之,我们进来后就算懵逼,也只是一时的,反倒有一个巨大的王朝,完全可以从各方面针对。

    现在倒好,隋朝还是那样,杨坚杨广传下来,杨坚还是那么会积攒家底,杨广还是那么会败家底,天下大势,看来改变微乎其微。

    本来以为其他再变,至少世俗皇朝争斗,不会变化了。

    结果在轮回者最关键的时刻,邪王要争这个迟来的天下了!

    你是不是专门等着我们轮回者吧?

    她微微摇头,把那种失心疯的念头挥去。

    不得不承认,是自己的布局,导致了这种荒谬的结果。

    反正决定了,以后就算毁容,跳进硫酸里,也再不跟精神分裂玩了。

    太不讲理了。

    她袅袅起身,伸展着无限美好的身姿,在李世民略带沉醉的目光中,开始穿衣。

    当一袭白衣穿在身上,顿时恢复了在无数轮回者心目中的仙子形象。

    姑射仙子。

    “世民,无论如何,我来到这个世界就是为了你这位天可汗的,我要为你争一争!

    “那样哪怕离开了,我也与愿无悔了。”

    她轻轻握住李世民的手,在脸颊上摩挲。

    李世民十分感动,但没有丝毫转变主意的意思。

    姑射心中恨不得掐死这个穿上裤子不认人的家伙,放开手,飘然出屋,丢了一句蕴含着无限情意的话:“晋王殿下,你多保重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脸色终于一沉。

    晋王。

    这个王号恶意满满,让人一瞬间就想到了当年的杨广。

    而杨广能当皇帝,也是踩着原太子杨勇的头上位的。

    现在父王是秦王,大哥李建成是太子,自己却变成晋王,不是给李建成添堵么?

    这是在逼他,想做个太平王爷都不行。

    目送姑射离开,步出偏院,李世民想了想,往中院走去。

    他想去见正妻长孙无垢。

    但来到中院后,却从丫鬟口中得知,长孙无垢回了娘家。

    李世民微微一叹,这些日子确实冷落了妻子,想必长孙无垢是恼他了。

    犹记得认识无垢时,还是在书院之中,那时的生活,多好啊!

    然而李世民不知道,长孙府中,长孙无垢的心思根本没有在她的夫君上,和哥哥长孙无忌,正在长孙晟身前,听着一个石破天惊的消息:“父亲,你是说院长,是我圣门门主?”

    双鬓已经斑白,但精神依旧熠熠的长孙晟,兴奋得仿佛一个孩子:“不错,我们的圣门之主,圣王石之轩正是裴院长所化,他终于要迈出这一步了,我等这一天,已经太久太久了,久到原以为生前看不到……”

    笑着笑着,他老泪纵横。

    犹记得最初见到圣王的时候,那时还在宇文邕麾下当差,统帅部分禁卫,得以亲身经历静念禅院一战。

    自从那一战后,他对于圣王就有了五体投地的崇拜之情,以致于后来专门仿照裴矩的足迹,去过突厥,进一步分裂那里的各部,还调教了一位名叫赵德言的弟子。

    赵德言虽然如今已经成了东突厥的国师,但一直等待着组织的呼唤,谱写一曲忠诚的赞歌。

    长孙晟原本以为用不到了,可现在终于有机会了。

    那还有什么好说的?

    魔相宗!出动!

    长孙无忌一听大喜。

    要不是害怕妹妹跟他闹,他都觉得李秦要凉。

    李渊近来的举动实在是连连昏招,完全变了一个人似的,要不是全家老小的性命都跟李阀绑在一起,他肯定得另

章节目录

诸天谍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慕少的神秘狂妻只为原作者兴霸天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兴霸天并收藏诸天谍影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