慕容景坚决不揭晓答案。hzshuwu.com

    撒娇卖便宜都不管用,这种事也没法恼,苏墨晚只好自己慢慢去猜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几天,她在猜,慕容景在暗中观察她的动作。

    其实苏墨晚知道他在暗中观察,应该挺期待她能很快猜出来,她也恨不得自己福至心灵醍醐灌顶一下子就把答案给揪出来!

    可是她有点没头绪。

    只好回忆了一下前几年和上官清其在一起的时候都干了些什么。

    一直回忆了两天之后,她才豁然开朗。

    苏墨晚猜到之后有点好笑,她是笑自己脑子也太不好使了,这答案这么明显她竟然还猜了这么几天,慕容景估计要不高兴了。

    她带着答案蹭蹭往书房跑。其实不是去和出题老师对答案问对不对,她有把握自己的答案是正确的,她是去关心一下某人的心情和脸色好不好。

    如果他不高兴,她已经准备了一大堆说辞,比如一孕傻三年。

    等去了书房,只见慕容景面色如常,甚至还隐隐带了点悦色,苏墨晚伸脖子一瞧,才瞧见他面前又摊着一张信纸。

    这是又有什么好消息了?

    慕容景见她来,眉头微动,轻轻挑了下。有时候真怀疑她这是狗鼻子,一有重大消息她都能第一时间闻着味儿过来。

    这次是好消息,他把信给她看。

    苏墨晚一瞅就认出来了,这是上官清其的字迹!

    把内容一看,连她也高兴起来,上官清其在信上说,要带七公主回云墨来玩一段时日。

    不过没说具体时间,只说等他尽快把朝事处理好,就会带着七公主出发。

    苏墨晚暗自算了算,今年正月的时候,七公主就过了十七岁生辰。

    这会儿已经十七岁又三个月。

    她是刚要及笄的时候匆匆忙忙嫁过去砚雪的,算起来已经有两年多了。

    怎么还没动静呢……

    她自个儿揣测得起劲,只听慕容景在她耳边问:“本王要的生辰礼物,还没有头绪?”

    “有了有了有了!当然有了!”

    苏墨晚忙不迭抽回神应道。

    然后揪了揪他衣袖,讨好地笑,“这就去着手准备,你就等着验收惊喜吧!”

    说来苏墨晚也觉得自己脸皮够厚,这是他点的礼物,哪儿来的惊喜可言啊。

    偏偏她先前没主动想到送这样的生辰贺礼,真是失策!不然真可以让他高兴上好一阵了。

    从书房出来,苏墨晚就交代了赵琦,让他带人去砍竹子。

    “砍竹子?”

    这交代没头没尾的,赵琦一头雾水。

    苏墨晚说,让他去城外找最好的竹子砍,山里野竹很多,要多粗的都有。

    赵琦点头,又问要砍多少。

    其实也用不了多少,苏墨晚说三五棵就行,连竹干和竹枝竹叶一起运回来,不用修剪。

    赵琦现在已经是府里羽林卫副统了,办事效率不用说,两个时辰就把苏墨晚要的竹子弄回来了。

    就是运回来的时候有点招眼,也没法遮掩,很多百姓就看见了,免不了聚头猜测秦王府这是要修葺府内?

    后院里,苏墨晚指挥羽林卫给她劈竹子,有的要劈成很

章节目录

本王不吃软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慕少的神秘狂妻只为原作者帘卷西疯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帘卷西疯并收藏本王不吃软饭最新章节